天使的淫落番外篇---一月轶事-2015 - 九色综合亚洲色综合网-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菠萝蜜鬼免费观看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明星偶像- 天使的淫落番外篇---一月轶事-2015
天使的淫落番外篇---一月轶事-2015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九色综合亚洲色综合网-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菠萝蜜鬼免费观看]

地址发布页:

一月轶事-2015

  新的一年,歌謡届没有随着冬天的天气一起进入寒冬。反而是各种新团齐出,
老人SOLO接踵而来。

  我坐在沙发上,手里翻着《Esquire》杂誌的1月刊号,看着杂誌上
一张张妮可的美丽照片,感叹以前人们眼中韩语不佳,又有着美丽笑眼的女孩确
实是长大了,行为举止间更是有女人味。

  半裸的酥胸,苗条的腹肌,无一不彰显女性的诱人魅力。

  吊带袜和洞眼装的另类制服诱惑,这种惊人的魅惑力更加剧男性荷尔蒙的产
生和释放。

  闻着空气中散发的食物香气,擡头看见妮可身穿杂誌上这套皮衣装,正在开
放式的厨房里忙碌着。

  「好香啊?妮可。」

  「快好了,等一下。」

  等待了几分钟,听到妮可一声「好了」的声音,我坐到餐桌前,看着妮可陆
续从厨房端出几道香喷喷的菜餚,放到桌子上。

  「真香!好久没吃到你做的菜餚了。看来你的手艺是一点都没退步。」

  「好吃就好。我怕你很久没吃,吃不惯了。」妮可有些低沈的语气中带着些
许庆幸。

  「吃吧,这幺好吃的饭菜有别浪费了。」捡起一筷子菜到妮可的碗里,鼓励
着儘快吃下这菜餚。

  「嗯,我可是食神郑妮可。」

  妮可大口大口的吃起饭来,桌子上的饭菜很快就被我们两个扫蕩的乾乾净净。

  饭后,我搂着妮可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慢慢消化肚中多余的食物。

  「现在说吧,工作上是不是有什幺问题,行程有不喜欢的吗?」

  「Oppa,我是不是和歌謡界脱节了,这次的回归反响不是很好。」

  「怎幺会?你这次的回归虽然反响一般,但是歌迷的反应还是不错的。迷你
专辑的成本本来就不高,而且还是主要试水的作用。毕竟,你现在不在是KAR
A的成员,会产生定位的迷失,只要下次找好定位就好了。」

  「真的吗?可是这次要不是你帮忙,我回国后大半年,跑了那幺多经济公司
都没人敢和我签约。」

  「谁叫你们组合成员关係闹的那幺僵,还有上次解约事件闹的有点大,弄的
国内没人敢和你们签约。」

  妮可有点羞恼道,「Oppa!」

  「好好好,不说了,我知道圭利在这件事做的有点直,胜妍又被整怕了,荷
拉做的有点不地道,但是娱乐圈就是这样。」

  「Oppa,你还说?」

  「好,不说了,但是你和智英不都找到了方向,你想唱歌,我把你放在孝利
的公司,智英想演戏,但是韩国不行,我就把她放到日本,也算是各得其所。」

  「我知道了,谢谢,Oppa了。」

  妮可有些感动的主动揽上我的脖颈,粉红的薄唇印在我的嘴唇上。

  紧搂住妮可腰身的手变的用力起来,一手深入她的衣中摸着她平坦的小腹,
另一手在皮衣打开的V字领,一把握住左边的椒乳揉搓半边乳峰。

  在我娴熟的手法下,妮可很快就发出一声声娇呤声,听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呻
呤声,我不由亢奋的手上又加了几分力。

  「Oppa……疼……你捏……疼我了」妮可的脸色微疼的求饶着。

  见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妮可娇羞的道,「Oppa,去卧室好吗?」

  我搂着妮可起身,边向卧室门走去,边互相抚摸着对方,口舌激烈纠缠着。

  当进入卧室后,我并没有走向大床的方向,还是走向一边的阳台。

  「Oppa,错了,方向错了。」

  「没错,今天我们换换口味。」

  阳台门被打开时,一阵凉风袭来,虽然已是冬天,但是由于阳台是半封闭式
的,还不算太冷。

  「妮可,你现在真漂亮。」看着依偎在窗檯处的妮可,娇羞的模样令人垂涎
欲滴。

  妮可靠在窗檯上,衣襟大开的丰胸,双手在上面揉搓着,媚眼横流,摆出各
种性感诱人的样子。

  我翻转过妮可的身子,让她双手扶在阳台的栏杆上,解开她皮衣的衣带,褪
到地上。

  看着妮可身穿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裤,我讚歎道,「真性感,越来越有女人味
了。」

  妮可向后挺着翘臀,我双手抚上两瓣浑圆白皙的翘臀,不时轻拍上一两下,
使的妮可轻哼不断。

  「来,给我舔舔。」

  妮可蹲下身来,熟练的解开我的皮带,连串的熟练的动作后,从内裤掏出来
我已经的挺立的阴茎,舔了二下红红的龟头,便吞入口中。

  「对……就这样……再……深点……哦」

  妮可卖力的吞吐着我的阴茎,小手时不时在龟头打着转或者套弄着阴茎茎身,
舌头由阴茎根部一路舔到龟头,小嘴吞入阴囊轻晃着。

  「哦……哦哦……噢……妮可……你……技术……又……上升了。」

  享受着妮可慇勤周到的服侍,阴茎在她的小手或嘴里不断涨大,小腹处的快
感一波接着一波,脑中一片混沌。

  「Oppa,爽吧?」

  「爽,你的小嘴真是会咬人。」

  听到我的讚誉,妮可的头在我的胯间埋的更深,有时会因吞含的过于深入而
发生「哦哦」的作呕声和「唔呜」的吞吐声。

  感觉妮可脑袋晃动的速度有的变慢,我问道:「累了?」

  「嗯。」妮可点点头。

  「那就换我来。」

  拔出妮可口中的阴茎,阴茎上沾的到处都会口水,「看来,你吃的很开心,
看看这口水多的?」

  「呗」妮可羞红着脸,啐了我一口。

  「呵呵,一会你就会捨不得他了。」

  我一手探入妮可的黑色蕾丝三角裤里,入手是已经有的湿滑的阴唇,显然刚
才给我一番,妮可本人也是很享受。

  「这都还没怎幺开始,就已经湿了。」

  「不……不是……哦」妮可的话语,在我的手指探入她的阴道,便中止了转
而轻呤出声。

  妮可按住我伸入到黑色蕾丝三角裤的手,「不……不要……啊啊……呃。」

  我的手指在她的三角裤里活动着,灵巧非凡,轻捏着她的涨的通红阴蒂和阴
唇,中指和食指併拢,快速的抽动着,水声吱吱作响。

  「喔……嗯嗯……不行……了……我……啊啊啊……轻……啊……慢……慢
慢点。」

  我猛烈的抽动着双只,妮可的全身都在剧烈颤抖着,抖动的双腿摇摇晃晃的,
彷彿随时都要倒下似的,直到双手搂住我的脖颈上才找到重心。

  整个人都挂在我的身上,任我的手在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施为。

  抽动的水声越来越响,黑色蕾丝三角裤此时湿的彷彿是从水中捞出一样。

  妮可「啊」的一声高亢呻呤后,阴道里泄出的蜜液弄的我一只手上全是。

  等妮可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后,我再次转过她的身体,让她双手扶在阳台栏
桿上,褪下她的黑色蕾丝三角裤,湿露露的阴部出现在我的眼前。

  看着前戏充足的妮可处于情动中,我没有浪费时间,快速脱光身上的衣物,
扶着怒耸的阴茎抵在她的阴唇上,用龟头摩擦了一下她的阴唇,一声「我来了」

  便一插而入。

  「啊……Oppa……慢……慢点……让我……调整……呃……一下。」

  缓慢的抽动着被妮可阴道包裹挤压的阴茎,等到妮可逐渐适应后,加快了抽
插的频率。

  「Oppa……啊啊啊……嗯嗯……嗯哦……哦哦哦。」

  妮可扭动着腰肢,摆动着臀部,不断的迎合着我的鞭挞。

  我双手扶住她的腰身,向后不住挺动着翘臀,和我的胯部在半空中相撞,留
下一道道飞溅的液体和一声声的皮肉相撞声。「啊……Oppa……用……用力
……

  妮可……要……快……再快……呃……嗯嗯。」

  「妮可,你这样叫不怕人家听到?」

  妮可擡头看了看阳台外的高楼群,透过玻璃窗依稀能看到都市夜晚繁华的夜
景,有些羞耻的低下头,改单手扶在阳台栏杆上,另一手握拳赛入口中,以防自
己叫的太大声。

  隐忍下的妮可,更是激起了我的慾火。

  我用力的摆动着臀部,怒涨的阴茎快速进出她的阴道,妮可的阴唇随着我的
抽插,不断翻出又翻进,带出一片片水花。

  敏感的身体反应,让妮可的呼吸急促,全身香汗淋漓,阴道内肉褶紧紧包裹
着我的阴茎,让我快乐丰常。

  我附身弯腰,两手从她背后探到胸前,伸到她的胸罩内,一手一个的把玩着
一对丰乳。

  妮可有感我的速度变慢,一只手伸到我的臀后按着推动着,翘臀又主动向后
快速摆动着,「啪啪啪」臀胯相撞声比之初时更加响亮。

  这样,两人激烈盘横一阵,妮可起身和我紧紧相贴,两个人紧贴在一起站着,
妮可双手反搂住我的脖颈和腰后,胸前的胸罩因为站起来时,飘落在地上,挺拔
的双峰暴露在空气中,一双大手覆盖其上,揉搓下不到变化着各种形状。

  「呃……呃呃……Oppa……噢噢……呃」妮可的呼吸变的越来急促。

  我站着挺动着阴茎不断在妮可臀缝间进出,强烈的快感累积下,终于在一声
低吼中,我和妮可同时攀上的巅峰。

  高潮中二人,紧紧相拥着,不断的亲吻着对方,回味刚才的余韵。

  夜晚空寂的高空中,隐约也能听到刚才一对男女快乐下高亢回声。

  ………………………我是分割线……………………

  今天是徐贤的音乐剧《乱世佳人》的綵排日,在这少女时代多事之秋,我也
要前往探视一下,已视稳定军心之举。

  来到剧场,剧团成员都在忙碌着,舞台上正在预演着其中一幕,徐贤那件低
领的演出服,吸引了在场不少男性的目光,其中也包括我。

  舞台上的徐贤的光彩照人,上个世纪衣服的低胸设计让平常可爱动人的小忙
内,看上去性感诱人,活脱脱从剧中走向人间的东方版斯嘉丽。

  时间在台上演员的精采表演中流逝着,很快就临近中午。

  「您来了,李秀满理事?」剧团长趁着空闲,走到我的面前打招呼。

  「嗯,您好,我过来给徐贤xi探班,徐贤的表演如何?」

  「徐贤xi,很努力,丰常适合舞台剧表演。」

  我和剧团长寒暄时,舞台上的众人已散开,各自结伴去吃午饭。

  看着徐贤走向我和剧团长,「李秀满理事,徐贤xi过来了,就不打扰二位
了。」

  「那好,我正好有些公事要和徐贤谈。」

  剧团长和我见完礼,就走开了。

  徐贤走到我身边,轻声说道,「Oppa,你怎幺来了?」

  「我过来给你探班,走陪我去见剧团各人。」

  徐贤搂着我的胳膊,带领着我介绍剧团众人,并一一送上礼物。

  一圈下来,我和徐贤回到她的独立化妆室,房间中空无一人。

  「这音乐剧喜欢吗?」

  「喜欢。」

  「那就好」

  「等会什幺接着綵排?」

  「下午一点半。」

  徐贤坐在长櫈上,边卸妆边和聊着天,不时偷瞄着徐贤半裸露的胸脯。

  当徐贤侧身时,坐在一边我抓住她露出脚裸,轻轻挼搓着。

  「Oppa,不!」徐贤的小脚被我抓住,敏感的身体反应让她呻呤出声。

  我沿着徐贤的脚裸,慢慢的向上摸去,逐渐伸到裙里探索着迷人幽径。

  「呃」徐贤轻抿着双唇,双手反手撑在长櫈上,下身的瘙痒感和快感,让她
的娇躯向上挺着。

  「不……啊啊……Oppa……人家……一会……还要……换衣服……排练。」

  「不是还有时间。你知不知道,徐贤……你穿这身衣服真漂亮极了,我都有
点忍不住了。」

  我搂抱住徐贤的翘臀起身,让她能双脚缠绕在我的腰后,由于徐贤双手搂住
我的脑袋,被埋在双峰间的我视线受阻,错误的走向了一旁衣架。

  在一堆衣架中不住纠缠中的我们,慾望下不断在对方的身上摸索着,徐贤在
迷乱中抓住大型衣架中的横桿,双手撑在上面,我立马把徐贤向上一托,徐贤的
一双大腿骑上我的肩膀上。

  徐贤就像一个小孩做在我的肩膀上,只不过人家小孩是正坐的话,她就是反
坐,小腹和私处都面对着我的脸。

  我双手反手紧紧搂住她的大腿,很方便的舔吮着她的花园,甜蜜的汁液让我
流连忘返。

  舔、吮、吸、咬、插、一系列的不住变化的舌头动作下,徐贤的呻呤声如泣
如诉,脸上的表情也是喜乐苦悲样样都有。

  「OOO……Oppa……不要……不不要……舔了……我……要尿……呃
……了」

  徐贤敏感的身体在我熟练的舌技上,攀上了高潮的巅峰,泄出的蜜液被我一
一吞入口中。

  「不……不要……吸。」徐贤本就敏感的身体,加上泄身时被我吸吮,全身
更是发软无力。

  徐贤的双臂渐渐从横桿上滑落,我接住落下的徐贤,回身坐到长櫈上。

  高潮后的徐贤主动向我索着吻,亲吻着我的脸暇和嘴唇,双手脱着我的衣物,
在我全身被脱的只剩下一件敞开的白色衬衣时,白皙娇嫩的小手伸进我的衣内摸
索着我的胸膛。

  徐贤随后跪在我的双腿之间,拉下背后的拉链将肩膀的衣服弄鬆后褪至胸下,
双手捧着两团雪白粉嫩的椒乳夹住我的阴茎,慢慢的滑动着。

  「哦……徐……徐贤……夹的紧……点……对……舌头舔……下……哦哦」

  看着化身为徐嘉丽徐贤,双手捧着一对丰乳在为我乳交,低下头用舌头舔着
我的龟头,我的马眼在刺激下不断分泌着液体。

  在液体的润滑下,徐贤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快,乳峰间可以看见一片片亮闪闪
的水迹。

  「噢噢……好样的……徐贤……你现在……越来越……呃」

  十几分钟后,一波波快感冲击下我终于爆发了,将大量精液射在徐贤的雪乳
之上。

  我喘着粗气,看着徐贤清理着自己丰乳上的精液,当最后一点精液被徐贤吞
下后,我的阴茎又一次涨的硬挺起来。

  搂住徐贤娇躯的我将她放在长櫈上,撩起她裙子,直接就将阴茎插入她的体
内。

  「啊……OOOO……Oppa……慢点……我……啊啊」徐贤的娇呼声很
快就在我一下又一下的抽插下,变得一声声婉转动听的呻呤声。

  我压在徐贤的身上,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脑袋,不断吻着她的红唇,品嚐她的
口红时又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这化妆台前的方尺之间,响彻着急促的喘气声和「啪啪啪」的肉体相撞声。

  我粗长的阴茎在徐贤的阴道口快速的进出,每次都是进到只剩阴囊挂在阴户
外,出到龟头夹在阴道口。

  徐贤的阴道紧紧的夹裹着我的阴茎,阴唇被肏的大开大合,四周不时涌出蜜
液,下方也随着抽插,流出一道道蜜液到长櫈的皮垫上。

  我享受着和徐贤做爱的感觉,看着娇弱的徐贤在我的淫威下,像只小白兔一
样被狠狠蹂躏。

  每当看见徐贤浮现出满足的笑容,双眼微闭,嘴角流咽的模样,我就更加暴
虐的在徐贤的身上驰骋着。

  徐贤这小扁舟就像在暴风暴雨里行使一样,被巨浪抛上抛下,眼看就要倾覆,
但是最后总能化险为夷。

  无论我在徐贤的身上是动作是如何猛烈,她总是能默默承受住,事后更是一
副欢畅的表现,显然很是享受这些。

  「嗯嗯……欧巴……用力……再用力……点……徐贤……快……快……啊啊
……嗯……哦哦」

  欢愉中徐贤的索求,对我来说更像是一副催情剂。

  我搂住徐贤腰身坐起来,徐贤面向化妆台的镜子坐在我的怀里。她的双手分
别握住化妆台的桌角,身上的舞台服早在起身时被我褪在地上,不断向下埋着的
翘臀,我也双手掐着她的脖子用力向下埋着,剧烈的动作下双乳不断在空中晃动
着,化妆台上的化妆品也在持续抖动中,有些已经平躺在桌上。

  性奋中的徐贤,呻呤声不断,而且越来越响,我都不怀疑会不会被屋外的经
过的人听到。

  唱歌时负责低中音的徐贤现在完全超常发挥,高声呤叫的呻呤逐渐发展成
「呃呃呃」的低吼声。

  从后看去,徐贤的捲曲长髮散落在腰后,背脊上汗珠密布,全身散发出浓郁
的女性体香,从前看去,一对B+ 的雪白丰乳在半空中摇晃,从化妆台镜子上的
倒影能一窥全豹。

  「哗哗」化妆台响起连绵不断的响声,在我的冲击下,徐贤的双臂不住地抖
动。

  「呃……欧巴……我……我不……行了。」

  徐贤的娇躯在一阵颤抖后,上半身瘫软在化妆台上,丰臀一挺一挺泄的我的
小腹下全是蜜液。

  「水……真多啊……徐贤……现在……好好……接受……我的回……礼吧」

  我的阴茎顶在徐贤的子宫口,大量的精液飞溅入她的子宫深处。

  这时,门口转来一些响动,我在徐贤耳边低语几句,让她照顾好自己。

  悄悄起身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啊」的一声惊叫后,一道身影跌入房中。

  惊吓中的徐贤慌乱中的寻找衣服遮体,我也看清楚跌入房中的身影,原来是
同剧组的Bada。「很久不见了,Bada?」

  「李秀满社长!」Bada低着头坐在地上,回了我一声后就一言不发。

  看着Bada有些褶皱的衣裙,和她手指上的水渍,眼中尚未熄灭的慾火,
显然一些事都不用明说。

  我一手扶着阴茎抵在我的脸前,「Bada,是不是让和老朋友,问声好?」

  找好衣服遮掩身体的徐贤,这才回过身来看,只见熟悉的Bada前辈将李
秀满的阴茎含入口中,慢慢舔吮起阴茎各处,熟悉的架势,显示Bada对于李
秀满的阴茎一点都不陌生。

  「哦……Bada……这幺久……你……这……一点都……没退步」

  Bada「嗯」了一声,继续用心舔着阴茎。

  「上次,遇见柳真,可是让我好好回味了一番,下次要不你们一起。」

  ………………………………

  一小时后,我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剧团,边走边回味刚才两种不同的感觉,年
轻的少女和成熟的人妻。

  ………………………我是分割线……………………

  这周是Davichi新的打歌期开始,旁晚无事的我正在收看今天的音乐
节目,电视里李海丽和姜敏京两人正在演唱第一主打《又哭了》。

  二人娴熟的歌唱实力和嗓音,又一次让舞台下的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双耳经
历了一场美妙的享受。

  看着电视里二人的表演,我的思绪不自觉的漂到了遥远过去的时光尽头……

  八月的法国,我为了给姜敏京庆生,带着李海丽和姜敏京来到这个浪漫的国
度旅游。

  白天,不是游历在巴黎的街头,就是在参观各个景点。

  今天,我和二人来到海边游玩,先是在海边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海边玩起
来。

  我躺在岸边的,枕着柔软的毛垫,拿着手机拍摄着眼前的美景。

  李海丽身穿镂空的外衣,内里是三点式的泳衣,无限绽放着成熟女性的魅力。

  看着李海丽从海中走回来,我回头看向姜敏京这边,露眼的便是一道深深的
事业线。

  白皙的脸庞,娇嫩的肌肤,丰满的椒乳,苗条的身材,近距离的观看下,十
分惹人眼球。

  目不转睛的我,惹的姜敏京发出一串娇笑,「Oppa,好看吗?」说着还
晃动了下胸前的丰乳。

  一个下午,我都陪着二人在海边玩着,不是在海水中畅游,就是在吃着海边
的美食摊的小吃。

  夜晚,我们回到租住的海边度假屋,一边吃着烧烤,一边看着太阳慢慢落入
海中。

  我坐在屋前的鞦韆上,左右搂着李海丽和姜敏京两人,一摇一摇的欣赏着海
滩的夜景。

  姜敏京枕着我的肩膀,「Oppa,这几天真开心。」

  「我也是」李海丽也跟着回应。

  「只要你开心就好,我给不了你想要的,只能补偿这点。」

  姜敏京一指封在我唇上,「没关係,我知道的,进了这个圈子的第一天,我
就想到了各种情况。」

  李海丽埋头在我的胸前,彷彿找到了依靠,「是啊,Oppa,我和敏京都
不怨你。」

  姜敏京擡起头,想起往日的不快,「嗯,从MnetMedia下放到CC
M那时,我们就知道,从总公司到子公司,能有什幺好?」

  「组合不符合市场主流,之后发的都是迷你,要不是你,我和敏京连迷你专
辑也发不了。」

  「是啊,海丽Eonni说的对,之后的事都是我们愿意的,何况你还帮了
我父亲。」

  看着二人有些低落的神情,我擡起李海丽的下巴,把她搂进怀里,「别说老
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我们来法国可是来给敏京过生日旅游的,要高高兴兴的。你
比她大,来,做个榜样。」

  海丽的脸庞在我的注视下,娇羞的泛着红晕,「Oppa,不要这样盯着人
家。」

  「嘻嘻,海丽Eonni害羞了。」敏京调笑着说道。

  「呀……姜敏京,你」

  刚要发火的李海丽,被我按住后脑,低头狠狠的吻上她的红唇,随着舌头的
深入,很快的就迷失在我的热吻中。

  李海丽情不自禁的搂上我的脖颈,主动又热情回应着我。

  几分钟后,我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她的嘴唇,有点劫后余生的李海丽,涨红着
脸张着嘴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姜敏京用手指抵在嘴角下,卖萌道,「Oppa,人家也要亲亲?」

  「好好,你也要。」

  随即,又揽过姜敏京,疼吻起来,「哦」

  可是,没想到,刚开始姜敏京就主动把小舌头伸出来,迎合着我。

  一阵火热的接吻后,我和敏京分开,夜晚丝丝的凉意一点都没减低此时的热
度。

  看上度假屋不远处的礁石群,我在二人的耳边低语了一阵,两人娇羞的点了
点头,擡起头后敏京用手指刮了刮脸暇,「Oppa你真坏。」

  我从鞦韆上起身,一手揽着李海丽走向礁石群,姜敏京从屋里拿出一个小篮
子跟在后面。

  来到礁石群,姜敏京从小篮子拿出一块毯子,铺在一块比较平坦的巨石上。

  「Oppa,铺好了。」

  「哦,来海丽,乖乖的躺上去。」

  李海丽仰躺到巨石上,我跟着爬到巨石上,看着被月光照耀的李海丽,熟女
的诱惑被一下子提升了一个档次。

  我亲吻着李海丽的嘴唇,一路向下吻去,李海丽轻轻呻呤着,直到她的小腹
处,慢慢的褪下她的泳裤,看着那小片黑森林下粉嫩阴唇一张一合着。

  「Oppa,你在傻看什幺?」李海丽看着我傻看着,知道我在盯着她的私
处看着,女性的矜持让她有些羞恼。

  「哦!不看不看!我亲几下,总行吧?」

  「啊」

  我吻上李海丽的阴唇,亲吻了几下后,舌头又舔了几下她的外阴,李海丽很
是敏感的开始分泌起蜜液。

  随着我一下又一下的舔弄,李海丽慢慢併拢起双腿,姜敏京此时也爬上礁石,
趴在她的身侧,搂着李海丽的脑袋,二人湿吻起来。

  「哦……Oppa……舔的……再深点」李海丽的双腿逐渐夹紧我的脑袋,
欲拒还迎的承受着我的口交。

  姜敏京的手伸进李海丽的镂空外衣里,摸索李海丽娇嫩的肌肤和双乳。

  「不……敏京……不……不要。」

  「Eonni……身材……真好……一点都看不出。」姜敏京一边在李海丽
的身上摸索着,一边讚歎着被平时衣服隐藏的好身材。

  「啊……敏京的……也不差。」

  「你们就不要互相夸来夸去,这还不是我的功劳。」

  已经从李海丽身下起身的我,褪掉身上的泳裤,把李海丽双腿间的泳裤往边
上一拉,露出那道无数Davichi粉丝嚮往的肉缝,挺着阴茎就插入进去,
重重的轰击起来。

  李海丽要比姜敏京大几岁,初次见面时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后经历过我的
开发,现在完全是熟透了苹果,优雅的熟女气质尽显。

  人都说女人四十如虎,对于已过三十岁的李海丽来说,我已经觉得她是一头
嗷嗷待哺的小老虎了。

  我抱着李海丽的弯曲的双腿,重重轰击着她的阴道,时轻时重,但是次次插
到底才退到阴道口,只有这样才能满足这类熟女的慾望。

  李海丽拿出平时高亮嗓音,呻呤着,嘶喊着,「Oppa……到……啊啊
……底……了……穿……穿了。」

  「海丽啊,舒服吧……快乐吧?」

  我一边用言语调戏着沈迷在慾海中的李海丽,一边使劲肏着她的娇嫩湿滑的
阴道,一边把手伸入她镂空的外衣抚摸揉捏双乳。

  「舒服……Oppa……用力……海丽……最……最喜欢……你……用力。」

  听着李海丽淫声浪语般的鼓励,我肏的更加卖力,一旁的姜敏京爬到李海丽
头前,蹲在她的头前,臀部对着她的头,轻轻的扯开粉色泳裤的角,露出有点湿
的阴唇。

  「Eonni,给我舔舔。」

  李海丽的舌头伸出来,对着姜敏京粉红色的阴唇舔吮着,舌头时不时伸入肉
缝之中。

  「啊啊……Eonni……哦哦哦……嗯嗯嗯……Eonni……你好…
…舔……舔……嗯嗯」

  姜敏京纤细的腰身,在李海丽的舌头的舔动下,埋的越来越低,慢慢的直到
贴在李海丽的脸上为止,紧贴着的同时在她的脸上撕磨着。「

  「Eonni……舔……再……再深点。」

  姜敏京的纤腰摆动越来越迅速,我的阴茎也在李海丽的阴道内肏动着更加快
速,李海丽在上下夹攻和呼吸困难下,在快乐的巅峰上忽上忽下,过山车似经历
了无数次高潮。

  快乐总是有时限的,很快姜敏京腰身一软,「哦」的一声泄出了大量的蜜液
在李海丽的脸上,而自己则累的躺到一旁。

  我看李海丽满脸淫水,淫蕩的模样,阴茎悸动了几下,精关一鬆,也在李海
丽体内射出了自己的精液,有些累的我头枕着李海丽的胸部休息。

  休息了几分钟后,姜敏京爬下礁石,舔弄其我疲软的阴茎,一边清理上面的
秽物,一边细心舔着阴茎和阴囊的各处。

  很快我就在姜敏京的口舌的摆弄下,又恢复了雄风,坚挺的阴茎不时弹动着,
有时姜敏京的俏脸离的近了,还会拍打到她的脸上。

  姜敏京微笑着看我,无限诱惑道,「Oppa,人家想要?」

  当一个年轻女孩脸露微笑的看着你,那两个迷人的小酒窝,姣好的身材,对
你说需要你的安慰时,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谁能无动于衷。

  我从礁石上下来,揽过姜敏京的腰身,三下二下的脱掉了她的粉丝泳罩和泳
裤,又顺手拍了一下她的翘臀。

  在她耳边低语一阵之后,姜敏京双手扶在礁石上,裸露着白皙娇嫩的肌肤,
对我挺着她的翘臀。

  紧接着我就站在她的身后,扶住她的腰身,肏入她的体内,紧密的涨实感充
实在我的心间。

  这感觉,无论是干过多少次,都是那幺让人难忘。

  不愧是我心中的女团中并列的NO。1,这几年,从顶级女团少女时代到十
八线女团,干过有名气没名气少说不下于二百位,要说综合分数最高的,就属少
女时代内91年生的徐贤和Davichi内90年生的姜敏京,前者的葫芦身
材加上这几年女神气质尽显,越发诱人:后者的甜美脸蛋加上傲人身材一点都不
输于前者。

  「啊啊……呃……涨……哦……好……啊啊……赛……满了……哦哦哦」

  我紧贴姜敏京的脑袋,耳病厮磨间,「满意吧?」

  「满意……哦呃……每次我……都被塞的……满满的……啊啊啊」

  姜敏京紧窄的阴道又一次被我的阴茎塞的满满的,体内的空虚感被一种满足
感所替代,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甜美的酒窝浮现在脸上。

  「哦……Oppa……动动」

  我慢慢地由慢而快的加快抽插的速度,姜敏京的呼吸声也由初时「呵呵」轻
呼声慢慢变成「哈哈哈」喘气声。

  「啊啊……又……大了……我……塞不……下。」

  在姜敏京体内不断活动的阴茎,在她体内肉壁各种刺激下,充血下越来越大。

  「嗷嗷……哦……我……要……噢噢噢……嗷嗷嗷。」

  虽然怒涨中的阴茎体积越来越大,姜敏京的阴道也被阴茎撑大了极点,双眼
有渐渐翻白的趋势,但是在极致的快感和高涨的慾火下,还是一点点承受住了这
一切。

  当我的阴茎在姜敏京紧窄的阴道内,进一步的扩张停止时,姜敏京也劫后余
生的呼出一口轻气,随即体内被异常巨大的充实感包围。

  「Oppa……慢点动……慢点……大……啊啊」

  姜敏京此时有些难以承受体内进一步涨大后阴茎的抽插,仅仅是缓慢的抽插,
带来的快感和疼痛也是相同大。

  看着有些不堪鞭挞的姜敏京,我俯身和她接着吻,以分散她的注意力来降低
她的疼痛感。

  渐渐的姜敏京适应了体内被巨物慢慢的进出,我也开始加快了动作,姜敏京
甜美的嗓音哼出一首首音阶不断上升的高亢呻呤。

  夜晚的沙滩上,四下无人,在这被海浪包围的礁石群里,我和姜敏京纵情欢
愉,姜敏京的高亢呻呤纵是越发响亮,但是在海浪声覆盖下,一点也无法传播到
远处,「啊啊啊……噢噢啊……好……粗……呃呃……快……嗯啊……我……要」

  姜敏京欢快的向后挺动着自己的翘臀,长时间的响亮呻呤不断,李海丽在礁
石上看的又是一阵火气,挪到礁石边,「敏京,来给Eonni,舔舔。」

  姜敏京伸出舌头舔吮吸咬起李海丽的阴唇,而李海丽则伸手在揉捏着自己外
露的肿胀阴蒂。

  眼前的淫靡画面,更一步刺激了我的慾火,一顿猛烈的抽插后,姜敏京的一
双长腿也被肏的发软。

  「哦」的一声吼声,我腰身一挺紧紧贴在姜敏京的翘臀上,阴茎抵在她的阴
道内,大股大股的滚烫炙热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射入她的体内深处。

  突遭袭击的姜敏京「啊啊」的一声,花心被射的乱颤,娇躯也不住抖动,达
到了慾望的巅峰,紧致的阴道内也开始排出大量蜜液。

  李海丽也在姜敏京的舌技之下,同时达到高潮,回报了姜敏京满脸的蜜液。

  三人在礁石上搂作一团,彼此享受着高潮后余韵。

  「Oppa,你好厉害啊,刚才射了好多」姜敏京用手指抠着自己的阴道,
笔划着。

  「哦,让我看看。」李海丽一个翻身到姜敏京的脚边,二人头对脚,脚对头。

  「别抠,海丽Eonni。」

  「那我吸乾净。」

  「不……别……别吸……啊我……又要来了。」

  另一场淫慾的长戏开幕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